复制成功
  • 图案背景
  • 纯色背景
会员注册

上传于:2015-06-07

粉丝量:13

该文档贡献者很忙,什么也没留下。



仙国大帝 啸傲天穹(三)

下载积分:1500

内容提示: “是 } ” 霍光顿时上前。 众 强者盯着霍 光 ,可又 不得不将 冯绍 交给霍光 。 霍 光 带着 激动 ,将 一 个昔 日眼 中高 高在 上 的强 者 一如拧 死狗一样拧 着。 “刘瑾 ,猛 击他 的后背 1 ” 阎川再度道 。 “是 1 ” 刘瑾也是兴奋 地上前。 探手 ,刘瑾 一掌打 向冯绍后背。 刘瑾可没留情,这小子污蔑老皇爷,侮辱王爷, 刘瑾根 本没跟他客气 。 一粒沾 有大量浓痰 的葡萄骤然从 冯绍 口中吐 出。 “呼 ! 呼 ! 呼 ! ” 冯绍 顿 时又 能呼 吸 了 ,大 口大 口地吸 了起 来 ,不过 抽搐 的全 身依 旧没 有迅 速 好转 , 全 身依 旧无力 ,显 然不是短 时间...

文档格式:PDF| 浏览次数:5| 上传日期:2015-06-07 09:59:58| 文档星级:
“是 } ” 霍光顿时上前。 众 强者盯着霍 光 ,可又 不得不将 冯绍 交给霍光 。 霍 光 带着 激动 ,将 一 个昔 日眼 中高 高在 上 的强 者 一如拧 死狗一样拧 着。 “刘瑾 ,猛 击他 的后背 1 ” 阎川再度道 。 “是 1 ” 刘瑾也是兴奋 地上前。 探手 ,刘瑾 一掌打 向冯绍后背。 刘瑾可没留情,这小子污蔑老皇爷,侮辱王爷, 刘瑾根 本没跟他客气 。 一粒沾 有大量浓痰 的葡萄骤然从 冯绍 口中吐 出。 “呼 ! 呼 ! 呼 ! ” 冯绍 顿 时又 能呼 吸 了 ,大 口大 口地吸 了起 来 ,不过 抽搐 的全 身依 旧没 有迅 速 好转 , 全 身依 旧无力 ,显 然不是短 时间能恢复 的。 “出来了 ,出来 了 【” 一 众高手顿时长 呼一 口气 。 “丢给他们 ! ” 阎川道 。 “是 ! ” 霍光应 命。 如丢死狗 一般 ,将冯绍 丢了出去。 众高手接住 。 一“师兄 ,你没 事吧 ,师兄 I ” 众人 纷纷慰 问。 翟光与刘瑾也再度回到阎川身后。 现在 ,众 人对阎川越 发地崇拜起来 。 阎 川淡 淡道 : “ 弱不 禁风 就 敢 出来历 练 ,带他 回 去吧 ! ” 弱不禁风? 一众师兄弟顿时神色一僵,阎川这是 说冯绍 弱不禁风 ,还 是说 自己弱不禁风7 但 是众 人 又不 知该 如何 反 驳 ,一粒 葡萄 就将 冯 绍 打败 了 ,这还 不算弱不禁风 吗? 众人一 阵憋屈。 “弱 不 禁风? 呵 ,冯绍 师 弟那 是 一时 大 意 ! ” 江 南 忍不住辩道 。 江南一说,一众师兄弟纷纷点点头 ,不仅是 附和 江南 ,更 多的是这样才 能让 自己心里 更好受些。 “一时 大意9 哈哈哈 ⋯ ⋯ ” 阎川 i 一 阵大笑。 阎川没有点出笑什么,可就是这笑声 ,让众人顿 时有种 面红耳赤 的感 觉。 大 意? 生死 搏 杀 中,还 有大 意? 这根 本就 是 幼稚 的说法 ,可这话却 是江南说 出来 的。 江南也感到 自己失口了,可更多的却是愠怒。愠 怒 阎川 的嚣 张 ,愠怒 阎川 仅仅 力境 ,就 敢如 此不 给 自 己面 子。 可阎川这洒脱的笑声 ,传给一众将士,却是一阵 阵亢奋。主帅是军队的精神象征,王爷在仙 门之人面 前依 旧 能够淡 然若 之 ,甚至 让仙 门 中人 处处 受制 ,众 将士只有骄傲 ,无尽的骄傲。 高空之中。 少女 盯着 下方 的阎川 I , 眼 中放 出一丝精光笑道:“这 。 个人 , 还真特别! ” “唳” ,仙鹤也点点头。 下 方 ,江南缓缓 站起身来 ,踏 出一步。 一众 师兄 弟顿 时 齐齐 望过 来 ,等着 大 师兄教 训 阎 川 。 “ 阎川 ,看 来 我们 是小 瞧 了你 ,你 既然 说我 们 弱 不禁风 ,江南 不才 ,愿向你讨教 一二 l ” 江南沉声道 。 讨 教一 - 2 霍光 、刘瑾 顿 时又 紧张 了起来 ,先 前 个葡萄那是取巧,可现在还能取巧吗? 一“ 这大 河 宗 的人 ,还 真 无耻 ,精 境七 重 ,挑 战~ 个力境三重之人 I ” 高空之上的少女脸色变得厌恶了 起来 。 若先前 比斗只是给少女好奇,现在则是厌恶 了, 明显 失衡的 比斗 ,还不要脸 的一而再 “小鹤儿,你说,我要不要帮帮那小子呢? 我现 在看 他还是蛮顺 眼的 f ” 少女对着仙鹤 问道。 “唳唳” ,仙鹤摇摇头。 “好吧 ,那就 再看看 I ” 少女也点点 头。 下方,阎川看到江南挑战,摇摇头道 不够 ! 退 去吧 ,我可 以当做什 么也 没发生过 { ” “你7 还 “哈 ,就 凭你7 ” 江 南气极而笑道 。 众 师兄弟同仇敌忾 ,一起冷冷地 看 向阎川 。 “你 不觉得 , 你和冯绍 刚才很像吗々 ” 阎川笑问道 。 冯绍 刚被一个 葡萄 卡得生死一 线 ,简直就 是耻辱 , 一江 南甚 至有 种羞 于 与之 为伍 的感 觉 ,可 阎川 居. 然 说 自 己和 冯绍很像 ,江南顿时一脸 的不爽 。 “哼,你放心,我只用一成力量,而且我不会伤 你 。 出手吧 ,让 我看 看你 的实 力 是不 是和 你嘴 巴一样 厉害! ” 江南冷声道。 阎川 双 眼一 眯看 向江南 ,最 终 ,轻轻 摇摇 头 ,淡 淡 道 : “你 ,太弱 了 l ” “混账 1 ” “呛啷 ! ” 江 南探 手 拔 出腰 间长 剑 ,一股 杀 气顿 时逼 射而来。 不过 ,阎川却站 立不动 ,淡淡 地看着 。 江南 上前一步 ,可 刚刚踏 出一步 ,身体 却是一晃 , 要 跌倒 了一般 ,顿时歪歪倒 倒地走 了几 步。 江南一脸惊骇 地看 向远 处在 “摇晃 ” 中的 阎川 。 动. W E 1 厕间首席酒保 :古人喜欢顾左右而育他.江湖大侠常欲擒故撤指东打西,酒在雅之行那 叫附庸风雅 ,茶在俗之列乃是大雅近俗 .酒 茶 错位 以 显雅 俗共 赏 之妙 。 H U D O N G = 二= = = 二= = = = = = = = 二= = _二 二 二 “我怎么这样7 我怎么了7 阎川,你使的什么妖 法? 怎么可 能 ,怎么可能 f ” 江南惊 恐道 ,跌坐在地 。 “大师兄 ,你怎么 了7 ” 一众 师弟顿时惊 叫道。 可是,一众师弟刚刚踏出一步,身体像是不听使 唤一般 ,摇摇 晃晃 ,扑通 跌倒在地 。 个个倒在地 上后 , 一脸惊 恐地看 向阎川 , 不可 能, 一怎 么会这样7 怎么会这样7 众人惊悚 地看 向阎川。 先前 冯绍 还 是葡 萄 的缘故 ,现在 自己的 身体 怎 么 忽然 不听使 唤了? 这时 ,众 人哪 还 有高 手风 范 ,眼 中有 的仅 仅 只是 绝 望。 不仅 身体 被 制 ,就 连 心理 上也 受 到 了前 所 未 有 的打 击。十 八精 境 高手 ,居然 栽 在 了一个 力境 之 人手 中 ? 苍天 啊 ,谁 能告 诉我这是 为什 么7 众 高手 倒地 ,刘 瑾 、霍 光 以及一 众 银 甲战 士瞪 一大 了眼睛 ,这 ⋯ ⋯ 这是真 的9 众将 士甚至揉 了揉 眼睛 , 好似 自己在做 梦一样。 高空 之中 ,少女不解。 “唳 、唳 f ” 仙鹤 不 停 地拍 着 翅膀 ,亦 是 一脸 的 不解 。 “我 知道 了! ” 少 女 陡然 眼 晴一 亮。 此刻 ,少女 看 阎川 的 目光 ,越 发地 晶亮起来。 “此 人不凡 ,虽然 力境 , 确 实不凡 ! ” 少女 赞叹道。 下 方 ,阎川 看着 一 众倒 地 昏厥 的高手 ,面 色依 旧 淡然。 “王 、王爷 ,这是 ? ” 刘瑾 不解道。 看 到刘 瑾 、霍 光 的好 奇 ,阎川 微 微一 笑 道 : “记 得刚才焚烧 的果子 吗7 ” “啊 ? 刚 才那 个 果子7 香 炉9 先 前那 是毒 烟 ? ” 刘瑾顿时 眼睛~ 亮道 。 阎川点 点头。 “可 ,我们 为何没 事? ” 刘瑾 顿时疑 惑道。 “我 知 道 了 ,王 爷 刚 才让 我们 站 到西 面 ,西面 是 上风 口,毒烟全部吹到他们那边去了{ ” 霍光顿时激 动 道。 阎川满 意地 点点头 。 “不错 , 焚香 迎客 , 就是 这个 目的, 现在 , 你们说说 , 有什 么心得7 ” 阎川看 向二人 问道 。 心得7 二位 微 微 一愕 ,不 过看 到 阎川 认 真 的眼神 顿 时 明 白,这是 王 爷在 考校 自己 ,或者 说 ,在教 自己 东西 。 心得7 这 两个 字 听在 远 处江 南等 人 耳 中,却 是那 么刺 耳 ,那 么憋屈。 互动而而丽 ! 垦 童 塑 丝 !◆ 文/ 观棋 ! ◆ 图/ 艳阳 “ 王爷 ,我 明 白 了,仙 门 之人 ,也 是人 ,我 们 不 该 将他 们神 化 了f 他们 也 没有 什 么 了不起 的 } ” 霍光 顿 时说道。 “是,他们比我们 多的只是修为,很多时候 ,实 力 不仅 仅是修 为 ,还有脑 子 ! ” 刘瑾 也若有所 悟道。 “好 ,你们 能明 白这 点就好 ! ” 阎川满意道 。 “是 ! ” 二人顿时一喜 。 “王爷 ,那 这些人 怎么处置? ” 刘瑾问道 。 “要 不要 杀 了? 找个 地 方埋 了就好 ! ” 霍 光 眼 中 一寒道 。 瞿 光 一开 口,倒地 的十八 人 顿 时一脸 悲 愤 ,憋屈 至 极 ,又开 不 了 口。 自己堂 堂精 境 高手 ,就这 样 憋屈 地 死于一群凡 人之手 了吗7 几个 女子甚至 已经被吓得 哭 了起来 。 阎J II微微一笑 ,摇 了摇头 。 “这群嫩芽 出来 历练 ,定然有高手 暗中护航 的 { ” 阎川笑道 。 嫩 芽? 众人 又 是一 阵 憋 闷,特 别是 江 南 ,在大 河 宗 可是 第三 代弟 子 的大 师兄 ,大 比第 一 名 ,何 等 的傲 气? 此刻 一 招未 出 手 ,就 成 了阶 下 囚,更被 一 个 力境 凡人说成 了嫩 芽? 这是何等 的打击。 “哈 哈哈 , 阎川 师 弟 ,好 风 采 ,好久 不 见 ! ” 山 谷 中顿 时传 来一 阵 朗笑 之声 。继 而 ,一道 身影 转瞬 从 远 处而 来。 一名道 袍 男子 ,腰 间挂 着 一 个紫 葫芦 ,后 背一 柄 长剑 ,满脸 笑容地走 向阎川 。 “呜 呜呜 ! ” 倒地 众人 ,顿 时眼露救助 之光。 “你是谁 ? ” 阎川问道。 “ 我是 酒剑 生 ,大 河宗 第 二代 弟子 ,昔 年 曾受 你 父亲指导 过剑法 , 昔年你还 小 , 所以可能记 不得我 了 ! ” 道袍男子 笑道。 “昔 年 记 忆 ,已忘 八九 ,酒 剑 生? 你 是 保他 们 出 行的? ” 阎川点点头 道。 “不错 ,这 群小 崽 子 ,学 了点 本领 就不 知道 天 高 地 厚 ,好在 这 次遇 到 的是 你 ,要是 外人 ,他们 的命都 没 了 f ” 酒剑 生摇摇头 笑道。 众倒地 高手 ,顿时 一阵脸红 。 一“ 既是如 此 ,那 就 带他 们走 吧 ! ” 阎川很 直 接地 说道 。 “这个,若我没有猜错,你那香炉里燃的是醉元 果 吧 ,他们这样 ⋯ ⋯ ” 酒 剑生为难地 说道。 @酒度空间酒文化:王睛J 《 雁飞残月天》里的茶隐描写 ,足以弥补江湖少茶之憾。 47 J 瑾 ,摘下 十八 片 叶子 给他 们 { ” 阎JIl转 头 看 向刘瑾。 “是 1 ” 刘 瑾 马上 点 头 ,快 速 摘下 醉 元果 藤条 上 的叶子 ,十八 片 ,上前递 给酒剑生 ! “ 多谢 了 f 要 不 然我 还 要 多费 一番 功夫 呢 l ” 酒 剑 生笑 道 ,快 速将 一 片叶子 塞 入一 名弟 子 口中 ,没一 会儿 ,那人就能动 了。 “去 ,每人 口中塞 一 片 ,嚼 碎 吞服 了f ” 酒剑 生 将其他 叶子都给 了那 人。 很 快,十 八人的毒尽数 解开 了,一个 个站起身来 。 “多谢师叔 I ” 众人恭敬道 。 同时 ,众高 手看 阎川 I 的 目光却 越发 复杂 了起来 。 其 中冯绍看 阎川的 目光 ,越发地怨毒 江 南看向阎川 ,股憋屈 的神情难 以言表 。 一“ 既是如 此 ,那 我们 就 先行告 辞 了,来 日,我 们 大河宗见 ! ” 酒 剑生笑道 。 “不送 ! ” 阎川点点头 。 “ 阎J I【 ,你 等着 ,这 个仇 我 会报 的撂下狠话道 。 ” 冯 绍 临走 “啪 I ” 酒剑 生一 巴掌 拍在 冯绍脑袋上 。 “ 报个 屁 ,他 要 想 杀你 ,你早 就 死 了,而 且 以后 他还 是 你 的长辈 ,你 敢报 ,你爷 爷 不打 断你 的腿 I ” 酒剑生顿 时喝骂道 。 冯绍 : 很 快,酒剑生 带着 ~群人消 失在 了阎川 的视 线。 “ ⋯ ⋯ ” “师叔 ,阎川 到底什么修 为9 真的还是 力境吗? ” 江南 咬了咬嘴唇 问道 。 “ 阎 川々 还 是 那个 修 为 ,力境 三重 ,可 是 ,他 比 你们成 熟多 了1 ” 酒 剑生沉声道 。 力境 三重? 众人 顿感眼前~黑 ,他真 的才是力境 。 “师叔 ,我不甘” 冯绍憋 屈地 道。 “不 甘 个屁7 这完 全 是你 自找 的 ,别 以为你 现 在 修 为 比他 高 ,可 你看 到 他 的手段 了吗7 他 要弄 死你 , 跟 玩儿一样 。” 酒剑生 喝骂道 。 “可是 ⋯ ⋯ ” 冯绍依 旧不服。 “ 以后 多用 用脑 子 ,这 次是 我暗 中跟 着 ,顺便 记 录你们 这 一 次历练 的表 现 ,看看 你们 的 表现 ,完全 是 群 愣头 青 ,阎川 说你 们 是嫩 芽 ,一点 都没 错 l ” 酒 一剑生不给面 子道。 “那 ,师叔 ,我们 现在去哪7 ” 江南 问道 。 “去哪7 在 我 的记 录 中 ,你 们 已经 全死 了,还想 去 哪? 现 在 回宗 1 好好 反 思 ,唉 ,你 们 这群 嫩芽 也太 嫩 了吧 f ” 酒剑 生不爽道 。 众 人 面红 耳 赤 ,谁 也没 有 再说 话 ,别看 酒剑 生 在 阎川 I面 前客客气气 的 , 可对 于晚辈说话 , 根本不 留面子 , 关键酒剑生实力又极高,众人只能带着一肚子的憋屈 走上回宗之路 。 高 空之 中 ,少女骑 鹤 ,看着 洒剑 生 带着 一众 大 河 宗的人离 去。 “酒 剑 生7 貌似 听说 过 ,好 像 是大 河 宗第 二代 弟 子 中的天才人物。 ” 少女摸 了摸下 巴 ,若有所思道 。 下 方,阎川眼见酒剑 生离去 ,再度 坐回 了轿 中。 “起轿 l ” 刘瑾高 喝道。 大军再度 向龙脉 山开 进。 不 过 ,此刻 众将 士好 似都 被 注射 了兴奋 剂一 样 , 一个个浑 身是劲 。 “咦? 他们 也 去那 个 山 口? 那 少年 要 干什 么7 ” 少女惊 奇道。 “唳、唳 『” 仙鹤 轻叫 ,也 表示好奇一般 。 “难 道 这十七 八 岁 的少年 也懂 两 仪之 道 是龙脉7 不 可能 ,他才 多大 1 ” 少女摇摇 头。 看 出这 阎川 的军 队果 然直 奔 少女 先前 洗澡 的那 个 小湖 , 两 千多大军在 山下守护。 阎J I『 的 轿子 落在 了山顶 小湖 之前 ,霍 光 、刘瑾 跟 了上来 ,还 有一群搬动笔 墨纸砚的 士兵 。 落轿 ,阎川 对着 山口小湖 看 了一 圈。 “小 鹤 儿 ,你 说 那 少年 在找 什 么? ” 高 空 中 少女 疑惑道 。 “唳小 湖不 大 ,看 了一会 儿 ,阎 JI『 就停 在 了正北 方 的 ” 仙 鹤摇摇 头 ,表示不知 。 湖边 。 “龙 口吐 珠 之位7 不 错,就 是 这里 l ” 阎川 眼 中 一亮 。 “将 此地 夯 实 ,铺 上 石块 ,摆 放书 桌 l ” 阎 川顿 时下 令道。 “是 l ” 霍 光顿时领命 。 霍光 斩下 一棵 大 树 ,斩 成 大 木桩 ,众银 甲军 快速 用 木桩夯实那一 块土地。继而 ,找 了大石 ,削平铺上 , 将书桌摆 放好 高空 中,少女 满眼的迷茫 ,不知道 下面在搞什 么。 “将 那 幡旗 抽丝 织成 的 白布 拿来 } ” 阎川 对着 刘 瑾 道。 “是 刘瑾 马上取 出那三 尺 白布 ,将 白布平放 书桌之上 , ” 用镇 纸压 好。 “研 墨 1 ” 阎川道 。 “是 ” 刘 瑾马上恭敬地研 墨。 _____ __二来 两 笼包 子一 斤熟 牛 肉再 打两 角 酒 。茶错 位 以显 雅俗 共 赏之 妙 一IIl微 覃 动 厕 — =一@白羽 凤麟 喝茶 若是 大碗 茶 的话 __ _ ._ _二 就 像游 侠 进馆 子 ,吼 一 声 :小二 阎川 取 出一 支 紫玉 毛 笔 ,看着 三尺 白布 ,微 微 一 阵凝思。 霍光等 众将士 ,尽 皆好奇 不 已。 天空 上 ,少 女也 是 愕然 地 看着 这 一 幕 : “这 ⋯ ⋯ 他在 干吗7 写字? ” 少女惊愕 之际 ,下 方阎川开始 动笔 了。 “呼 ! ” 一笔 落 下 ,好 似 一 阵微 风 吹过 湖 面 ,湖 面 陡然一阵 涟漪。 “我眼花 了? ” 少女 马上揉 了揉 眼睛。 在揉 过 眼 睛后 ,湖面 的风越 来 越 大,而 且湖 面 飘 起 了大量 雾 气 ,雾气 升空 ,渐 渐凝 聚 ,甚至 ,形 成 了 一小片的云 彩。 “笔 落惊 风 雨7 真 的是 笔 落惊 风 雨々 这⋯ ⋯ 这 不 可 能 ! ” 少女惊 叫道 。 少女 怎 么可 能 想到 ,一 个十 七八 岁 的 少年 ,落笔 之 下 ,引动 四 周风 云 } 笔 落惊 风 雨 这可 是一 些 大儒 、 大书 法家才 能做 到的啊 ,可他 才十 七八岁啊 1 下方 , 一 众将士 以为忽然 变天了 ,只有霍光 、刘瑾 , 此 刻 眼中 放光 , 因为二 人 已经 猜到 ,这 可 能就是 王 爷 落笔 所致。 这是真 的吗? 阎J Il一笔 ~ 笔 落下 ,刘 瑾靠 在 近前 ,看 得 清楚 , 白布 上是一 幅画。 虽然 仅是 黑 笔勾 勒 ,可就 这 单调 的色彩 ,却 让刘 瑾看 到了勃 勃生机。 竹舍 ? 阎川 画的正是 先前住 的那 个竹舍。 看 着 这画 ,刘 瑾 有种 不真 实 的感 觉 ,好像 这 里就 是竹舍 一样 。 几个小竹舍 ,一个小院子 。阎川没有 画后方的 山, 也没 有画 四周的竹林 ,仅 仅画 了小竹 舍院子 。 湖 面 上狂 风 大作 ,大 雨滂 沱 ,湖 中更 是形 成 一个 偌大 的漩涡。 众将 士惊异 无比。 阎JII额 头 溢 出一 丝汗 珠 ,可 手 中不停 ,一 笔 一笔 地画着 。 紫玉 毛笔陡然 一声脆响 ,化 为齑粉 ,随风 吹散 了。 阎川没有停,抓起最后一支紫玉毛笔,再度蘸墨 画 了起来。 轰 隆隆 f 湖 中发出阵阵 轰鸣之声 。 高空 之中 ,少女眼睛瞪得 大大 的。 “这 ,落笔 之 力 ,或许 只 有文 若 先生 能与 之 相 比 吧? ” 少女咽 了咽 口水道。 “唳 I ” 仙 鹤顿 时一阵躁 动。 “怎 么了? 小鹤 儿。” 少女 疑惑道。 “唳 、唳、唳” 仙 鹤一 阵急叫。 “ 什么? 龙脉 之气々 你感 受 到 了大地 龙脉 之 气 的 异动? ” 少 女意外道 。 “唳 『” 仙鹤 不停地 点头。 “龙 脉 之气7 虽 然只 是 一处 小 龙脉 ,可积 攒 数 千 年,定然存有一定量的龙气,莫非,他是要收纳这里 的龙气7 ” 少女古怪道 。 下 方 ,一 幅画 已经作好 。 毛笔再度 出现一丝裂 纹。 阎川手 中毛笔对着 一幅画凌虚一 画。 “纳 ! ” 阎JI【 一声轻 叫。 “轰 ! ” 湖 中漩 涡 口,陡然 间涌出一股 大风一般。 大风 冲 天,瞬 间冲 散 四周 云 雾。继 而 ,轰然 落下 ,直 落 阎川的画 中。 汹 涌地 冲出水 面 , 汹 涌地冲入书 画之中。 隐约间,能够看到风中蕴含着一丝淡淡金光。 “龙脉 之气 ,果 然是 大地 龙 脉 之气 1 ” 天 空 中 的 少 女惊 讶道。 四周大 山忽 然抖动 了起 来 ,好似地 震 了一般 。 整 整一炷香 的时间 ,地 震才停止 。 湖 面漩涡轰然 一合。 大风也尽数进 入 阎川 的画中 ,天 空恢复敞 亮。 阎川手中毛笔再 度一 下虚 画。 “合 ! ” 紫 玉毛笔再度 化为齑粉 。 第 二 支毛 笔耗 尽 之 际 ,阎JII已经 满头 大 汗 ,面 色 一阵苍 白。不过 ,画也算彻 底做 成 了。 画卷之上 ,冒着淡淡金 光 ,金光很 快隐入 画中。 此 刻 ,画 中竹 舍越 发 地惟 妙 惟 肖,甚 至原 先 的黑 白之 色 已多 出了 大量 翠绿 之 色,画 中地 上 的小草 ,如 真 实景 色一般 无二。 “恭喜 王 爷 I ” 刘 瑾、 霍光 等 将士 顿 时激 动地 恭 贺道 。 “会裱吗? ” 阎川 问道 。 “是,老奴会、会 f ” 刘瑾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。 “将 这幅画裱 起来 l ” 阎JI『 说道。 “是 ! ” 刘瑾 马上小 心地去摸 了摸 画。 阎川 I 走 到一 边 轿子 处 ,进入 其 中 ,微 做调 息 。 刚 才 的一 幅画 ,是 阎川现如今 体质承 受的极限 了。 高 空之中 ,少 女托着下 巴 ,若有所 思。 当阎川 恢 复 ,走 出轿子 的时候 ,刘 瑾 已经 将 画裱 好 了。 一幅 画卷 ,一个 卷轴 ,递到 阎川面前。 阎川接过 ,轻轻打开 ,画中正是先前 居住 的竹舍 。 二二一ill徽 戛 动 丽 二@自羽凤麟 :茶只是解渴的工具。若是功夫茶,那意境又上升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了。一定要有竹叶飘飞.山问云雾衬托啊。 一 4 9 、 霍光眼中尽是好奇。一众将士,更是眼露 第十幸:足 j氪器鼬 崇 拜 。 “王爷 ,此画有何妙用? ” 刘瑾好 奇道。 阎川 I微 微~笑 : “是 f ” 二 人马上一人抓着一 头 ,虚空展开 画卷。 阎J II探 手抓起书桌 ,对 着画卷一掷 。 画上 ,陡然 出 现一 丝涟 漪 ,而书 桌 ,却诡 异 地消 “你和 霍光展好” 失 了。 消失 了7 书桌没 了? 众人脸 色一变 ,再 定晴~看 , 依 然没有。 “书 桌 ,书桌 到 画里 去 了,到 画里 去 了f ” 刘瑾 惊 叫道。 画上 , 那个小 院子之中 , 此刻正 “画”着 先前的书桌 。 这 ,这 ,刘瑾 和霍光都惊呆 了。 “ 这幅 画 ,纳 了龙脉 之气 ,可 在 内部 自行 形成 一 个 空间 ,存放 一些 死物 ,不过 可惜 ,龙气 太 少 ,画质 太差 ,空 间 不大 ,只有 三 丈大 小。 而且 ,百年 之 后 , 龙气 自泄 ,此画也没 了作用。” 阎川摇 摇头道 。 “啊? 空间7 ” 刘瑾 一阵惊异 。 “王 爷 ,那 书 桌放 进 去 了,怎 么拿 出 来? ” 霍光 此刻也 不知道说什 么了。 “探 手可取 l ” 阎川 I笑 道 ,说话间 阎J I『 伸 手一抓 , 画 面再 度 出现 大量 涟漪 ,手臂 探入 ,就将 书 桌又 抓 了 出来。 “这 ,这 “王爷神人 ! ” 众人敬拜道 。 “哈哈哈 ,好生修 炼 ,以后 ,你们 也可以做到 ! ” ” 众人惊愕不 已。 阎川笑道 。 “是 { ” 众 人恭敬道。 “刘 瑾 ,此 画虽 内有 空 间 ,但 忌 火烧 , 以后 ,你 就 负责替我保 管此画 1 ” 阎JIl说道 。 “是 1 老奴 定 当小心保 管 I ” 刘瑾激 动道。 高空 之中 ,少女看着 下方。 “ 空间 法宝? 一 个力 境三 重 的人 ,居 然能 炼制 空 间法宝7 开什么玩笑? ” 少女苦 笑道。 “唳 1 ” 仙鹤也 是点点头 ,表 示无语。 “空 间法 宝 ,少之 又 少 ,像 他 这样 炼制 ,还 真没 有 多 少人 能做 到 ,书画 功力 如此 之 深,又懂 两 仪 ,更 能 遇到 龙 脉。 太少 了 ,虽然 空间 不 大 ,也 很 了不起 , 看 来 ,文若 先生 要 遇到 对手 了,嘻嘻 ! ” 少 女 眼中 露 出一丝狡黠 的笑容。 一iIl蟪动 @ 龙 紫辰 丈人 “唳 “ 哈哈 ,小鹤 儿 ,你 不觉 得 ,将 他和 文 若 先生 放 ” 仙鹤 疑惑地看看 少女。 在 一起 会很 有趣吗? ” 少女狡黠地笑道 。 “唳? ” 仙 鹤扇扇翅膀 ,忽然点点头 。 “那我们 下去吧 , 去认识一下 那/ j\ 子 1 ” 少女 笑道。 “唳l ” 仙鹤点点头。 正 在少 女 要骑 鹤落 下 之际 ,西面 两 仪大 阵之 处 , 陡 然一 束紫 光冲 天 ,如 烟花 一 般 ,骤 然绽 放成 一 朵 巨 大 的紫色兰花。 “唳少女顿 时 露 出恼 怒 的神 色. 不 要贸然闯入两 仪阵 ,居 然还是 闯进 去了。现在求救7 ” 仙鹤示 警地 一叫。 “这 群 笨蛋 要他 们 哼 I 不理他们 I ” “唳、唳 ! ” 仙 鹤摇摇头 。 “唉 ,好 吧 ,看 在 你小 鹤 儿的 面子 上 ,我就 救 一 下吧 ,真是 一群 笨蛋 I ” 少女气愤道 。 低头 , 少女 看 向阎 川 ,一 脸 可 惜道 好不 容 易才碰 到 这么 有趣 的人 “真 是 的 , 算 了,过 些天再 来 找他吧 ,我 会很快 回来的 【” “走 } ” 少女 叫道 。 “唳 f ” 仙鹤 一 声长 叫 ,顿 时一 展翅 膀 ,向着 远 处求救信号 处飞去。 西 方 天空一 束 紫色 兰花 绽放 ,顿 时 吸引 了无 数 目 光 ,在 龙脉 口教 刘瑾 使用 空 间画卷 的 阎川也 陡然 看至 lJ 了西 方的巨大 求救 信号。 忽然 ,阎川 I 心有所感 ,猛地 一抬头 。 高空 之上 ,云 层 之间 ,一只 巨 大 的仙鹤 ,拍 翅 向 着两 仪大阵 方向而去。 “嗯7 ” 阎川 I 双眼微 眯,若 有所思 。 “王爷 那天上紫色兰花 是? ” 霍 光疑惑道。 “ 不用 管 它,我们 先解决 大郑 国的供 奉们 ,还 有 他们 一 万 大军 I 此乃 大燕 之 地 ,不告 而入 , 当诛 j ” 阎川沉声道 。 “是” 霍光顿时应道 。 众 人匆 匆 收拾 了一 番 ,就 继 续 向着 翠云 山而 去。 行至一 半 ,众人停 在一个 山谷入 口处。 “王爷 ,哨探 已经 回来 了 f ” 霍光恭敬道 。 “翠云山,现在什么情况? ” 阎川问道。 翠 云 山 ,坐 守 四 大供 奉、 大郑 国 的 大 都 督 , 三 千将 士 留守 ,另外 七 干将 士被 分成 几批 ,派 住两 仪 阵方向 了I ” 霍光说道。 “妖蛇呢7 ” 阎J Il问道 。 {uD Q 酒不 能乱 喝 ,神 刀堂 白 家兄 弟识 人 不淑 ,一场 小酒 惨遭 灭 门之 祸 一 ⋯一 ⋯ ⋯一⋯⋯ 一 一 一 ⋯ 可 见酒 能娱 情 ,更 能乱 性 。 “妖 蛇也在翠 云 山 ” 霍光说道 。 “嗯“不 过 ,我们 有 五名 哨探 失 踪 ,可能 被他 们 擒去 ” 阎JI『 满意地点 点头。 了 I ” 霍光脸 色难看道 。 “如 此 ,我们攻打 翠云 山的消息 ,也保不 住 了? ” 阎川沉 声道。 “有 可能 l ” 霍光点点 头。 “将 地图拿来 f ” 阎J I『 叫道。 “是 ” 霍 光马上递上地 图。 看 了看地 图 ,阎 川 I 嘴 角溢 出一 丝淡 笑 道 “既然 如此 ,那 就将计就 计吧 J ” “呃7 王爷7 我们 要 怎么做 7 ” 霍 光不解道 。 “那 五百 哨 探 ,现 在 有 大部 分还 在 翠 云 山附 近 oB? ” 阎川 I 问道 。 “是 l ” “让 他们放 火烧 山 1 ” 阎JIl沉声道 。 “啊7 王爷 ,对 方应 该 得 到 了消 息 ,很 可 能 已经 下 山了啊放火应 该没用 o E? ” 霍 光担 心道。 “无 妨 , 放火给我烧 山就行” 阎川 自信地摇 摇头。 翠云 山山顶 。 山顶 有着 一个 荒 废 的庙宇 ,因此 也成 为 大郑 国供 奉们 落脚 之地。 庙 宇后 院 之 中 ,发 出阵 阵吼 叫。 三只 金钱 豹 ,眼 露惊 慌 ,但依 旧嘶吼 不 已。金 钱豹 好 似要 吼去 心 中 的 恐惧 ,也 好似在警告 对面 的庞然大物 。 三 只金 钱 豹正 前 方 ,是 一 条五 丈长 的 漆黑 大 眼镜 蛇 ,与五层楼 的高度相仿 , 盘绕 四周 ,占据 了大半 院落。 眼镜 蛇 有水 桶粗 细 ,黑鳞 放着 幽光 ,颈 处背 面 ,甚 至 有着些许 倒剌 ,口吐黑紫 色的蛇信 ,双 目泛着 阴寒。 眼镜蛇 发出 的吐信 之声 ,让三只 金钱豹惊惧 不 已。 “ 吼” 终 于 ,有~ 头 受不 了恐惧 ,向着 大蛇 猛 扑 了过去 。 大蛇 张 口,滚滚 黑 烟 从蛇 口冒 出,笼罩 扑 来 的金 钱 豹。金钱 豹瞬 间倒 地 ,呜 咽一声 ,没 了声息。 “ 吼 I ” “ 吼 I ” 另两 条 金钱 豹 惊悚 不 已,慢慢 退 后到 墙壁 处,躁 动 不安。 又是 一 阵黑 烟 笼罩 ,另 两头 金 钱豹 也 瞬间 倒地 身 亡 。 金钱豹 死去 ,大蛇 才张 口吞 下三只金钱 豹。 转眼 ,三 豹吞入腹 中 ,大蛇 身体 涨 了一 圈。 大蛇 一 盘 ,身体 一 阵强 扭 ,转 眼腹 中三 豹尸 体 被 绞 碎 了,涨了一 圈的身子 ,转 眼恢复大半 。 “咝咝 ” 大蛇头一 转,看 向/ J\ 院门 口方 小 院门 口,正 站着一名 光头 中年 男子。 “这三头 豹子 ,如何7 ” 光头男子 赔笑道。 “咝咝 ! ” 大蛇摇 了摇 头 ,意兴 阑珊。 “放 心 ,我 已经派 人 去 找熊 了,三 天内 ,一定 给 你找 到 ” 光头 男子赔笑道 。 “咝咝 l ” 大蛇 这才点点 头。 继 而 ,大蛇 不 再理 会 光头 男 子 ,闭 目盘 起身 子 , 光头 男子面部 一阵僵硬。 “好吧 ,那我 先退去 了 ” 光头 男子说道。 大蛇依 旧不理 。 光头 男子赔笑着 缓缓退 了出去。 出了院落 ,光头 男子 脸色~沉 ,右 手摸 了摸 光头 , 看着 隔着大蛇 的墙 壁 ,小声阴沉道 我定 然 要找 到 突破 的玄 机 f 哼 ,早 晚 我会 彻底 收服 你 “此次两仪 阵大破 , 的。 ” “大供 奉 J 大都 督 抓 到几 个细 作 ,请大 供 奉前 去 商议” 一个 士兵 跑来恭敬道 。 “细作 7 ” 光头 大供奉眉 头一挑 , “带路 ! ” “是 二 人很 快来 到 一 个大殿 ,大殿 之 中有着 一 个破 碎 的佛 像 ,里 面 已经站 着 四个 人 ,其 中一 个身 穿盔 甲 , ” 满脸威严 ,另外三个 ,各 自穿着道袍 ,神 态高 高在上 。 不过 四人在看 到光头男子入 殿时 , 无 不恭敬道“大 供奉” “ 嗯 ,大都 督 ,怎 么 回事? ” 光 头 大供 奉对 着 盔 甲男子 问道。 “那群 废 物 ,让 他 们去 刺 杀 阎川 ,居然 全 军覆 没 了f ” 大都 督生气道 。 “哦7 / J\ 马呢? ” 光头大供 奉疑惑道 。 “ 马供 奉? 在 刺杀 阎川时 ,不 知 怎么 ,忽然 发 病 致使 阵法崩溃 ,前功尽 弃 ,全死 了 ! ” 大都 督苦笑道 。 “ 暴病? 哼 ,当初就 不 该答 应 燕 国赵 家 ,我 们 来 此有 事 ,哪 有工 夫替 他 乱 国 ! ” 一 旁一 个道 袍 男子 冷 声道。 “供奉说 得是 ! ” 大都督苦 笑道。 不 答应 赵 家 ,这一 万军 队根 本 不 允许进 入 燕 国境 内 ,供 奉 养尊 处优 ,哪里 懂得 这 些7 不 过 大都督 也 不 想在这 个事上纠缠 ,也就顺着他 的话 了。 “ 阎川?“ 刚才 抓 了几 个细 作 ,居然 也 是他 派来 的,这 些 ” 光头 大供 奉双 眼一眯道 。 细作 也硬 气 ,死 了四个 都 不肯 说 ,直到 最后 一个 才 在 折磨下开 口 , 他们 隹备攻打 我翠云 山 ! ” 大都督 不屑道 。 “ 哦7 攻 打 我tr17 ” 大供 奉 摸 了摸 光头 脑袋 ,古 一 微覃动面 @龙 紫辰 大 人 :利 益 使人 狂性 太发 ,借酒 生 事 。贪心 不 足 _ : __ __ 一 二二 ll: :二酒便 成 了 替罪之 酒 。 将桃 花庵 那 一场 腥风 血 雨淹 没 在红 雪之 下 二 二__ 二 5 1 “他护君 营,只 有三干银 甲,统领 霍光有些 能耐 , 但他 不敢 与我 们硬 碰 的 ,只 有 那乳 臭未 干的 阎川 ,肯 定是 他胡 乱 下的 命令 ,要将 银 甲军 赶来 送 死 ! ” 大 都 督神 色阴冷道。 “送死7 小 马 死 了,那就 让 他们 陪 葬 吧 I ” 大供 奉冷声 道。 “是 ,我担 心他 们 会放 火烧 山,因此 隹备将 三 干 将 士驻 扎 到 山下。 四位 供奉 ,可 要一 起 下山? ” 大都 督征询 道。 “放 火烧 山7 哈 ,山火 只 能烧 你们 普通 士兵 , 岂 能伤 到我们 7 我 们 不下 去 了 ,你们 下 去 吧 ,还 有 ,两 天内找到熊 带过来 ,大黑等 不了了 ” 大供奉沉声道 。 “ 大供 奉放 心 l 捉 熊 之 事, 已经 有 了眉 目,一 旦 捉到 ,马 上送 来。 那我 军先 下 山扎 营 了,等待 阎J I『 带 兵过来 ,定让 他有来 无回。” 大都督 寒声道。 “嗯 f ” 众供奉点点 头。 52 山谷上 方 的 山顶。 阎J I『 带着 霍 光 ,站 在 山顶 看着 下方~ 条长长 的通道 。 “是时候 了7 ” 阎川 I 看看天 问道 。 “是 ,王爷 ,差 不 多是 时候 了,翠云 山 四方 的 Ⅱ 肖 探们 ,应该开 始烧 山了 ! ” 霍光郑重道 。 ”好 ,大 火一 起 ,浓烟 必 将冲 天 l ” 阎 川满 意地 点点 头。 “王爷 ,既然对 方 已经知道 了我们 ,定做 了j隹备 , 为何 还要烧 山7 ” 刘瑾好 奇道 。 “这叫请 君入瓮 ! ” 阎川笑道。 “ 刘公 公 ,王 爷 现在 不是 要 攻打 翠 云 山,而是 造 成一种 围困翠云 山的假 象” 霍 光解 释道。 “哦9 ” 刘瑾看 向霍 光。 “翠云 山大火 一起 ,七 千前 往南 方两 仪 阵处 的士 兵 ,必将 放 下一切 ,回援翠 云 山 ,而 下 方的通 道 是最 捷径 、最 快 速 的必经 之道你 说 ,那些 心 急 的诸 军 , 是选 山路慢 慢跋 山涉 水地 绕行 ,还是 走 这条 最捷 径之 路 回援呢7 ” 霍 光笑道。 “我们 在 这 里 ,伏 击那 七 千兵 卒7 ” 刘 瑾顿 时 明 白了。 “对 ! ” 霍 光笑道。 而这时 ,阎川却是看 向翠云山 方向。 翠云 山大 火 已起 ,滚滚 浓烟 ,冲 天而 上。 翠云 山下。 黑 甲军 大营前。 I-I微 戛 动 @ 皇 甫 安阳 大都督 眉头深锁地 看着 四方的滚 滚浓烟。 “大都督英 明 , 凭借 几个奸细 , 就能识破燕 军奸计 , 猜到 要烧 山。” “那 是 自然 ,大都 督 可是 智谋 无双 ,这 点把 戏 自 然一眼看穿 1 ” “大都督 英明 { ” 个 乳 臭 未 干 的 小 子 , 怎 么 可 能难 得 住 大 都 “一督? ” 一众将 领恭维着。 大 都督 听 了恭维 ,心 中舒 畅 ,点 点头 道 既然那 小子 开始 烧 山 了,那他 应该 已经 到此 附近 了, “嗯 , 加大 人手 ,给我搜 ,看他们躲在何 处 j ” “是 } ” 众将 应命 。 阎川 I 所在 山谷上方。 “放箭 ! ” 霍光一声令下 。 “咻⋯ ⋯ ” 大量箭雨射 向山谷。 “啊⋯ ⋯ ” 山谷之 中惨 叫连连。 阎川 I 负手而 立 ,看着 这 绝杀 的一 景。 居 高临 下 , 瓮中之鳖 ,乱箭射杀 I 这里就是黑 甲军的死地 { 个也不要放跑 } ” 阎JI『 沉声道 。 “王爷 放 心 ,四周 ,我都 安 排 了人 手 l ” 霍 光恭 “一敬道 。 “嗯 c ” 阁川 点点头。 下方 ,黑 甲军 很快死绝。 山谷 涌 出一 千银 甲军 ,快速 将 尸体 搬离 山谷 ,并 且 用树枝、树 叶快速清扫鲜血 沾满 的土地 。 很快 ,山 谷再 度恢 复 到 了起初 ,仅 有一 股血 腥 味 在 山谷弥漫 ,不过 ,微 风一吹 ,血腥 味很快被吹散 了。 “等下 一批 1 ” 阎川淡 淡道。 “是 1 ” 霍光恭敬道。 翠 云 山,熊 熊大 火 已经烧 了一天 一夜 ,可 翠云 山 太大 了,纵使烧 了一 天~夜 ,也没 烧到半 山腰 处。 山下 ,黑甲军驻 营 ! “大都 督 ,还 未找 到 ,燕 军 这群 缩头 乌 龟不 知道 缩到 哪去 了 ” 一个将领面 色难 看道。 “再 找 ,混账 ,三 千 银 甲军 ,能 藏到 哪里 去7 ” 大都 督呵斥道 。 将领唯唯诺诺 领命而去 。 阎川所在 。 “放箭 ! ” 箭 如雨 下 ,由于 银 甲军 所在 地 势得 天独 厚 ,一 批 H_ uli Q 蔓⋯ ⋯ 有多少人因酒误事 ,却同样有人借酒壮胆 。 ⋯ ⋯ ⋯ ⋯ ⋯

关注我们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您选择了以下内容